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题 > 金8天国,吞咽
备战半年,两分半钟被ko,“武僧”一龙被打败的前后

来源:金8天国,吞咽 发表时间:2018-12-09

[ 字号  ]

原题目:备战半年,两分半钟被ko,“武僧”一龙被打败的前后

武僧一龙被删掉的一场角逐

摄影|吕萌 文|龚龙飞

在当下中国,没有第二小我私家能像一龙一样,横跨武术界与搏击圈了。正如他所言,他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

6月3日破晓,武林风举世拳王争霸赛金鳞洞杯·重庆忠县站,万众期待的一龙与杀玉狼之战盛大开启,效果却出乎意料,第一局2分20秒,杀玉狼KO一龙。

一龙20岁接触传统武术,几年后成为格斗拳手,26岁进入“武林风”,现在35岁。他缺乏系统性的基础训练,但身体先天好,发作力强,有武术的根本,他依赖超强的抗击打能力来战胜后天专业训练不足,防守意识弱的短板,他的打法有一股拙劲,意志坚韧,让对手很不顺应。一龙击败过乔·丹泰、赛瑞思·华盛顿等名将,也打败了伊萨、罗德里格斯等在华保持不败的拳手。在一分惜败“泰拳王子”播求的“世纪之战”里,他差一点就KO了这位风头最劲的拳王。

他是武术界各大门派的座上宾,受到全球顶尖拳手的尊重,是港台行动明星的朋侪,是第一个将门票卖出过万的拳手,照旧上海武警总队的特聘搏击教官,他甚至在好莱坞大片中崭露头角,从拉斯维加斯的赌客,到意大利的富豪家族,再到泰国的出租车司机们,都能竖起大拇指,念出他的名字:“yilong”。

但近些年,他卷入了非议的风浪,“打假拳”“假武僧”“炫富”“过分包装”等标签让他的民众形象走到了理想的反面,这令他苦恼不堪。

他曾希望保有旧时代的侠客情怀,正如他演出的咏春拳,脱手刚猛,又点到为止,追求仁者无敌。这被称作“武德”。他为了拯救家庭的贫弱而弃学,又曾为相识除老东家、河南卫视《武林风》的危急,将自己推到危险田地。

在朋侪眼中,他是一条英雄。

在职业生涯的末了,年事、伤病、以及舆论压力的连续增多数让他倍感焦虑,这令他处于倒霉状态,他只能陷入其中,继续自我证实。

他在6月2日重庆忠县的角逐前说道,“以前打角逐,就是铺开手脚干,现在感受是为了别人打,而且不能输。这种感受是差池的。”

果真,他输掉了这场志在必得的角逐,只管他为此备战半年之久。

我们追随拍摄了一龙那场对他来说至关主要的角逐及赛后的生涯,记载了这位海内商业价值最高的本土拳王的拼搏和失踪,留下一个搏击手的生活视觉样本。

5月31日晚9点,气温30度,重庆忠县的健身俱乐部内空无一人,只有一龙内穿着减重服,外衣羽绒服在跑步机上奔跑热身,他一口吻跑了5.7公里。

漫长的绝食断水、高负荷的运动、密封的减重服、赛前的焦虑所有集中在降重的历程中,这对许多竞技体育运发动是一场极大的磨练,一龙在力竭边缘。

一龙鼻子断过6次,由于角逐麋集,没有获得修复,导致鼻腔内的骨骼弯曲,右侧鼻孔堵塞,容易发炎,他需要不时用水将它冲开。

一龙不时嘶吼,声音干粗,在闷热的室内,他汗如雨下,希望通过音乐来平复饥饿的痛苦和心田的焦躁,由于胃部萎缩,他的脊椎泛起了弯曲。

靠近破晓,3小时间高负荷运动后,一龙在地上盘坐休息,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流汗了。

6月1日上午的称重仪式前,拳手们陆续进场,一龙体重还差一点达标,他早早赶到会场,在休息室做最后的排水起劲。

称重达标后,喝掉一瓶葡萄糖饮料的一龙有了点精神,他在前排的嘉宾席坐了一会儿,和搏击圈的朋侪谈天。

称重竣事,一龙回到房间,绝食断水近3天,他只能吃一些含水量大的轻食,他心情愉快,糖、水分与卵白质进入身体让他获得了舒缓,他躺在沙发上休息。

一龙为角逐闭关备战半年,逐日早中晚训练,强度凌驾散打专业队,这是他在海南夜跑时跌入沟渠摔伤腿部,伤口很深,有近10公分长,由于训练流汗,以是发炎,对于搏击运发动来说,伤病是很大困扰。

近年来,关于他的非议不停增多,他最先喜欢在野外独行,这是降重完成后,一龙趴在江边的草地上放松,“我很喜欢大自然,等打完角逐后要去山里休养几天。”

在长达两小时的重要训练后,学习传统武术身世的一龙通过太极来平复心田。

由各地赶来的粉丝知道一龙在俱乐部后,纷纷赶来,在降重间隙,一龙抽时间逐一与粉丝合影留念。“一龙加油”,这是粉丝说最多的话。一龙谦逊有礼,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6月2日下战书,正赛前的垫场赛正在举行。输掉角逐的新拳手脸上的伤口还在淌血,由于失利,心情凝重,他们没有进入第二轮的时机,教练在休息室外的走廊里对他们训斥。

一名进入二轮赛的新拳手腿上敷着冰袋靠墙休息,他在等候上场。周围散布着药酒,水瓶,快餐盒。

邻近八点,一龙团队进入会场,他行色急忙,不想被人认出。

一龙在裁判的监视下缠护手带,时不时会询问赛场上角逐的情形。新选手过来向一龙打招呼,外洋拳手还要求合影留念,一龙笑容相迎,做到令他们尽可能知足。

这是拳手上场前最后的肌肉放松,一龙睡眠欠好,现在进入梦乡。

开局后,一龙数次追击杀玉狼未果,杀玉狼的一记高鞭腿被一龙化解。

开局2分多钟,一龙被杀玉狼逼至绳角,使用高鞭腿击中一龙头部右侧,一龙双手垂下,倒地。

裁判哨响,角逐竣事,一龙姐姐刘灿在台下哭泣,她扒开绳栏,准备上擂台。

在宣布效果后,一龙突然自觉地向全场观众下跪致歉,令在场者哑然。

重庆忠县的街道广泛一龙的宣传照,人们都知道他是拳王,一龙喜欢避开人群,去江边散步,降重的煎熬令他越发感知到生命的优美,赛前的压力让他憧憬田园生涯。

6月12日,河南济源市,车开往王屋山深处,一龙转身讲述自己的往事。

在村口的黑龙庙,一龙虔敬膜拜,他表现将出资修复这座古庙。

在王屋山腰部泛起一些废弃土屋,一龙表现这与自己少年时的家相似,他坐在门口,回忆童年。

责任编辑:

金8天国,吞咽_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60375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16158 传真:8610-5927336 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© 2008-2018 金8天国,吞咽 ICP备案号: 湘ICP备135112号-6